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暗闇

  我雖然對日本一些事務所的黑暗面有所關注,但是因為相關的情報很難得到證實,所以對於一些傳聞也多多少少有所保留。某方面來說或許自己也不是那麼相信真的會黑到那樣黑的地步,畢竟自己生活的單純世界很難想像那樣黑暗的世界。對於那個世界的黑暗面的理解最多大概也只有到陪睡(不管男女)還有毒品等的,有些事情我真的無法想像。只是這一次關於吉松育美訴諸媒體但是卻被主流媒體全然無視的狀況令我非常驚訝,也才第一次感覺到真正觸及過去沒有真正見到的演藝圈黑暗面的一角。

  因為報導太過有限,我難以知道事情真正的全貌,但是舉辦五十多年的選美比賽唯一誕生的日本選美皇后在次年要替新皇后加冕的時候卻被主辦單位要求辭退是事實。不管主辦單位究竟是怕惹怎樣的麻煩,強逼選美皇后自己不出席選美皇后自身重要的最後一個公務還是很異常的。說是怕焦點模糊,但是在她自己出來開記者會並提起告訴之前,根本也沒有任何關於她的情報登上大小媒體(甚至是連網路的八卦新聞都不太有),假如讓她照樣出席,也根本沒有什麼會有什麼會造成麻煩的東西。就算無關バーニング系列K-DASH事務所谷口元一的壓力,主辦單位國際文化協會做這樣的判斷本身也是異常。一個女性受到跟蹤騷擾等被害,所以就不該參加她應出席的場合?

  我不敢說一般人的常識會不會覺得這是新聞,但是好歹是一個國際級比賽的醜聞,以過去日本體育報的新聞來說,這個題材絕對不是一個字都見不了報的內容,尤其是年末演藝人員新聞較少,用超大的版面做誇張的處理都不奇怪。可是媒體卻是一個字都沒有提,這一點便是相當的異常。更別提網路上有些東西被提前刪除了。

  這事情的當中有另一個人物Taylor登場,谷口元一便是以要跟Taylor索討金錢為理由而(派人?)接近吉松育美,因為他過去和谷口元一有金錢糾紛,也跟〞自殺的〞川田亞子有所關連。而Taylor是吉松的海外代理人(吉松與海外的代理機關簽約,而Taylor是派遣的代理人)。或許他真的有問題,但是他和谷口的金錢糾紛跟吉松理應沒有直接關係,就算真的想要找Taylor,我覺得最多是透過吉松連絡,利用徵信社之類的找到吉松家還打電話跟她父母〞關切〞明顯是異常,不是正常公司或是正常人會有的行為。

  而且關於谷口側的「討債說」,其實也有一些矛盾點。他一方面聲稱說因為無法找到Taylor所以才找吉松與她家人關切,但是有雜誌在此事吉松訴諸媒體的一個月前就報導Taylor欠谷口錢,而Taylor與吉松很親近的一起行動。一個雜誌都普通找得到的話,谷口還要費盡「苦心」打電話找吉松的父母做什麼?我不能說雜誌就一定是谷口側的授意,但是時間點跟吉松被要求不要出席的時候很接近,就算是真的有媒體自發的追谷口受害的新聞,而且還輕易的就找到Taylor跟吉松有一同行動的話,那為什麼谷口找不到要去找吉松的父母?而且若要是追討金錢,那麼Taylor有工作做不是比亂跑到哪裡去而沒工作好嗎?很顯然谷口要的並不是這個。

  吉松育美提及因為她不願加入有黑道背景的事務所,因而受到一連串的跟蹤、恐嚇與工作防礙。因為她所說的錄音等證據也沒有公開,我們也無從得知到底她手上有多少證據,只是バーニング系列確實跟黑道有關,而吉松育美沒能參與交接儀式也是事實。而被逼著無法參加活動而且提告卻沒有日本媒體報導(大一點的其實只有最初報此事的週刊文春)也依然非常異樣。看到一些還算大的外國媒體的網路有報導(即使也有一些是相似的新聞稿),至少表示這件事在他人看來的確是值得報一下的新聞。  

  因為Taylor的經歷或狀況看起來也是有一些古怪之處,又跟谷口有一些牽扯,讓我在這方面的確有保留態度。只是一開始看到週刊文春的報導時,我所驚訝的是她不但實名告發K-DASH的役員谷口元一,甚至也明指事務所是與黑道有關。或許她爭的真的只是工作權以及為同樣受跟蹤狂騷擾所苦的女性發聲,但是她觸及的是日本演藝圈最最黑暗的那一部份。沒有主流媒體會直接指出那些バーニング系列的事務所跟黑道有關,但是其實這是在2007年警察誤洩露的資料中就已經明記的。而明明日本全國已經有「暴力團排除條例」,而警方也老早就知道有藝能事務所跟黑道關係匪淺,卻沒有真能有什麼動作(或是不打算有什麼動作)。今年日本的瑞穗銀行因為借錢給黑道的問題而鬧得沸沸揚揚,而跟黑道關係甚深的演藝圈卻根本沒有什麼變化(除了島田紳急忙引退之後吉本發現好像根本沒什麼差而又想把他弄回來之外),想到這一點,更是覺得黑暗。

  或許吉松育美的事情沒能好好解決,說不定最好的狀況也是谷口或他派出來的人受到一些小懲罰,差的話恐怕就是不了了之。只是我對日本媒體的失望是免不了了。以前有些日本鄉民說「為什麼不報」的新聞,我常覺得有不報的理由,這次我真的看不出來一般完全不報或是報了就刪掉的一般理由。老實說很多網路情報的可靠性還是不足,雜誌也是有比較多問題報導,我也依然覺得不能盡信,所以我也不會覺得大媒體不報的新聞都是他們不敢報。而這次的事情我或許多多少少有些先入為主,但是真的有很多古怪的地方。假如對象不是大事務所的人,怎麼看都是可以上新聞的內容(至少因為已經對特定人士提出告訴而且是對「國際性質的活動」有所影響,而且日本現在正在檢討跟stalker關連的法案,有名人被害照理說正是最好的議題),而外國媒體也是大方採用詢問關連人士(國際文化協會、事務所)就刊載出來的形式,全無報導或是報導之後急忙撤下的行動我無法理解。

  不管吉松所說的話有幾分是真、又或者是她到底手頭上有幾番證據,她這樣親自出來指名告發,就已經等於她在日本演藝圈難以生存,再考慮到那些黑暗的背景是確實存在的事實,她的犧牲與她所冒的風險恐怕是相當的大。我在看到報導之後(我也是在她對海外媒體召開記者會之後才知道她已經開過國內記者會但是沒人報)也禁不住擔心她或是她的家人是否會遭到什麼危害,只是事已至此,真的也會希望這起事件不會就這樣不了了之,而是能帶來一些正面的變化。

  附上參考的新聞
  最早報導的週刊文春新聞,內容較詳細的j-cast新聞
  英語報導,此篇講到事務所與黑道關連的部份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0 | 引用:0 |
<<「実験刑事トトリ」第二季第四集觀後感 | 主頁 | 「実験刑事トトリ」第二季第三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