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磯田道史「殿様の通信簿」讀後感

 這一本磯田道史所著的「殿様の通信簿」的名字顯然是跟著「武士の家計簿」而來,只是我覺得相對來講比較沒有那麼貼切,真要說可能也是「成績單」之類的會貼切一些,因為作中主要引用的文獻等於是給一些大名打分數和下評論的文字記錄,「通信簿」則比較有雙方往來的感覺。不過考慮到這種普通的書籍不是那麼好賣,想要因襲前一本成績不俗的作名來取名字也算是無可厚非。這本書了幾個戰國至江戶時代大名的故事,最有名的大概就是卷首的水戶光圀(也就是水戶黃門)、還有搞出殿上殺傷而奉命切腹,而後來因為他底下的人的刺殺行動被美化至今的淺野內匠頭,只是作者花最多篇幅描述的是前田利家之子前田利常,而我也對他的故事最感興趣,因為我並不知道原來前田家後來的接班人偏偏就是侍女生的那一個。以下有提及書的內容。

  當年我其實並沒有怎麼看「利家與松」,只記得在劇中演到之前,我就已經不知從那邊知道「雖然劇中標榜兩人多恩愛,而松也生了很多利家的小孩,可是利家還有侍女生的小孩」,但是到這次看書才知道,原來利家跟侍女生的那一個小孩是後來前田家的當主,也難怪非提不可了。原來利家的長子沒有子嗣,但是又看不中意自己同父同母的幾個弟弟,所以收養了異母弟利常為養子,甚至還自我了斷生命,讓利常可以無顧忌的追隨家康(因為利家的遺命是效忠秀吉側)。而我自然也都沒有想過他們這些大名的所在地也會牽動戰局,自然也覺得有趣。

  另外一個覺得比較有趣的便是發生在利常正室珠姬身上的悲劇。珠姬是德川秀忠與江的女兒,在三歲時就因政略聯姻嫁給九歲的利常,而那麼小的孩子身邊,自然是跟著一些照顧她的人,而這些人也有著向德川家打小報告的任務。雖是如此,兩人的感情不錯(書中有介紹這邊所敘述的內容都來自『新山田畔書』,裡面有提及有位長壽的下女的見證),兩人常傳來談笑聲,只是感情不錯這件事卻造成了悲劇(雖然不曉得那位下女的記錄是否全為真,但是珠姬從十五歲左右初產到生第八個孩子(有一說是中間有一名養女,所以生的是七個)二十四歲時過世,可以說是感情不錯吧),因為珠姬的乳母對於珠姬心向利常而憤怒,甚至還嚴厲責罵珠姬,後來在珠姬生完第八胎之後阻止珠姬與利常見面,珠姬悲嘆夫君的變心,使得原先後調理不佳的身子更差,最後病逝。為此利常失魂落魄而後暴怒,想出最殘酷的刑罰「蛇責め」對待妻子的乳母…。有一說是乳母自盡,但有一說是利常真的從各處調來蛇來行刑。

  因為都是下女所說的話,究竟是不是全為真,我是有一點點懷疑,只是的確一切都還算解釋得通(而且看起來珠姬似乎也不是生完小孩之後就很快過世,這一點跟上述說法也算符合)。一個女性十九歲就跟著二、三歲的小女娃到「敵地」(雖然是下屬,但是基本上就還是你防我我防你的世界),犧牲掉自身的一切,所支撐自己的或許就是那個要一直送情報回去、將對方視為假想敵的日子,可是自己努力養大的孩子卻不從自己的意見,反而跟「敵人」那麼親近,什麼話都跟他說…。若那些敘述都是真的話,我會覺得與其說是因為珠姬快被「敵營」拉攏過去,還不如說是乳母因為自己所相信的那一個信念就要崩毀的感覺才讓她做出這樣的事吧,畢竟害死珠姬對她沒有好處(即使她並不知道那樣會害死她),而或許…是否也有某些身為女性的羡望與嫉妬呢?珠姬被逼著嫁給別人、遠離故鄉,可是在成人之後卻跟丈夫感情和睦(還留下相關書信),看在乳母眼中感情和睦那麼不好的事,真的只是因為她跟敵人要好嗎?的確也有為了珠姬的身體好這個理由,可是應該有見面但是不上床之類的選項吧。

  什麼是真的我自然不知道,只是政略結婚但是感情好卻成了悲劇的直接或間接的原因這一點卻讓我印象深刻。這是否也就是後來的利常會故意挑釁、挑戰江戶幕府的容忍極限的原因之一呢?這書中是沒有這樣講啦,而是提及利常有一些有名的驚人舉動(例如故意在不准亂小便的牌子前小便、在秀忠病弱時大興土木等等的),可能也是一直在試探幕府的底限,也是強調他仍抱有取天下的夢,或是說他有著守住並壯大前田家的野心。看德川家康對於一些小咖的忠臣的賞賜或分封其實也不怎麼樣(尤其是書中所介紹的那幾個例),前田家的百萬石自然不是德川自己封的,可是前田家似乎還蠻成功於讓德川家覺得有顧忌,以這個角度來說這位有些奇行的前田利常倒真也是頗有意思的人物。

  書中最初敘述的水戶光圀是作者所本的「土芥寇讎記」中被描述算是最好的,除了愛去遊廓興酒宴之外,倒普通是個名主,而作者也稍為他做辯解,說當時大名與一般民眾要見面不是那麼容易,只有在遊廓等場合才比較有可能和文藝之士或是做學問的人相見。我雖然沒有對水戶黃門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可是知道被寫成這樣出巡救世的電視角色所本的那個人確實是不錯的主公,倒也覺得挺欣慰的。

  只是對於淺野內匠頭長矩,那本「土芥寇讎記」裡就寫得不是很客氣了,淺野年輕時先是寫他好女色,不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都在房裡和女性一起,有人逢迎巴結送上容姿美麗的女性,便能升官發財,所以「土芥寇讎記」對於家老大石內藏助其實批判得很厲害,直指他是不忠之臣,因為他放任主君沈溺於女色而自己處理政事。而另一本「諫懲後正」則記錄了所謂殿上刃傷事件之前沒多久的淺野內匠頭,說他對於下女有些非道之行,這事傳出去,已讓不少人覺得淺野家快不行了…。我其實看這一部份也覺得非常感慨,這樣一個對下女有非道之行的主公自己在公開場合隨便砍人而切腹也就罷了,他那些實際上不忠的臣子卻因為殺了殿上刃傷的被害者而成了忠義之師,而淺野後來都被塑造成悲劇的主人翁。從上次知道他殺傷人家根本是單方且沒有明確理由的行動,他的臣子也等於不分是非黑白就去報仇(也許所謂的忠義就是這樣),就已經開始對忠臣藏不以為然,沒有想到事情還不出如此,一是性好女色不理政事的主君,一個是縱容主君沈溺女色而自己把持政事的奸臣,而這樣的爛評價被逆轉的理由竟然是那個主君隨便砍傷別人,真的是…所謂的「顛倒是非黑白」莫過於此吧。

  除了知道一些算是戰國時代乃到江戶時代還算有些來頭的人物的故事之外,當中也可以看出戰爭時的行動和取捨,倒也是比我想像得還要複雜和殘酷。比如說書中所介紹的內藤家長和其他武將在戰爭中是明知會被犧牲而留在城中。只是他們壯烈犧牲之後,子孫也被沒有受到更好的加封,反而是被丟掉偏遠的冷門地方,實在也是挺悲哀的。始終最最聽話的一群人就因為最方便,反而沒有受到該有的重視。這樣說起來還是前田家比較聰明啊。
歷史、考古、科學 | 留言:0 | 引用:0 |
<<ICHIRO本季終戰 | 主頁 | 「BONES」第一季第二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