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內田康夫「歌枕殺人事件」讀後感

  其實看這本推理小說的前半真的覺得很好看,可是收尾就蠻讓人失望的。那一種收尾結果是內田康夫還蠻愛用的,可是我最不喜歡的那一款。只是講起歌枕的部份真的還蠻有趣的,還讓我看完書想要查一查相關資料,算是剛好讓我有機會知道我會感興趣的事。以下有提及內容。

  說真的這一集中安排一個被冷遇的警察接受淺見的意見而再度開始奔走,最後就算知道誰是兇手但是帳面上案件沒有破的設定讓我特別不以為然,至少在這部作品的描述中能讓那個警察立點功的話我還比較能接受一些,而非又是那樣私下完結的形式。

  只是前面關於「末の松山」的歌枕實在是蠻有意思的。故事是敘述有位女性的父親就是死在多賀城市的「末の松山」之下,而那位父親死前留下的文字便是「白浪越過了松山」。「末の松山」在過去的和歌中是一個很有名的歌枕(和歌中所詠的名所與舊跡),類似那種若非白浪越松山,情意不會改變之類的(就是白浪是不會越過松山的,有點像是中文說的冬雷震震那類的)。故事中他們就是四處尋找是否有地方能讓白浪看起來像越過松山,後來則是也去尋找其他幾個被傳說可能是「末の松山」的地點。這個部份確實也跟故事算有點關係,也算有點意思。

  因為我知道多賀城市也是震災海嘯受災的一大地域,所以我一開始漠然的覺得「末の松山」或許真的被浪所越過,就跟有些誓言我們現在看起來根本不覺得怎樣是一樣的。但是在網路上搜尋,發現有些人認為「末の松山」不會被浪所越過的說法便是從一千多年前的貞觀地震時而來。有一些傳承或是故事顯示「末の松山」當時沒有被海嘯所淹沒,若考慮當時有這樣的故事傳下來,那個不會浪所越過的誓言的確還蠻有說服力的。而在網路上搜尋的結果,「末の松山」在去年的震災時也倖免於難,即使週邊的確有頗大的被害。當然原先和歌所詠的是否便是以那樣的情境為本似乎也是有不同的意見,但是「末の松山」本來離海岸有一段距離,平常本來就不會像是會被海浪越過的狀況,而過往的震災或去年的震災又剛好沒有淹到那裡(似乎有人說浪還是超過,不過看了複數的人說末の松山沒有被害,所以還是當做沒超過是比較合宜的吧),若只是隨便指著一座高處指天咒地的發誓,好像不如在天地異變之際,活著的人看到僅有「末の松山」未被淹沒而傳承下來的經驗來得…吸引人吧。小說中因為是比較早前的作品,所以自然沒有提到是海嘯的可能性,可是在去年的事之後,我一看這本書就直接想到海嘯。若照以前有人說京都的一些祭典最初的起源也是貞觀地震,那麼在當地廣為傳言的事情入了後來的詩人的耳,好像也不是那麼荒謬的事。而且我覺得不是選一座離海岸更遠的山頭、而是海嘯襲來時到達小丘的山腰處的地點(而且週邊全部浸水)來表示,好像也很難說跟海嘯的傳承無關。

  不過這故事基本上是沒有跟海嘯有關的念頭存在,所以才有著找尋各種角度看、或者是探訪其他可能地點。老實說我最後也有點被騙,到那個部份我都覺得還不算太壞,只是或許因為事過境遷也難留下記錄,當時DNA鑑定大概也不甚成熟,所以好像沒有定罪的可能性,但是以殘留指紋跟犯人比對來說還是有可能的,而且不在場證明不成立之後還是應該能有些搞頭,所以用那樣的方法真的讓我覺得有些難以接受。雖然若是安排作中女性差點被害的話我也會覺得老套,可是真的覺得好像會那樣安排比較精彩,後面真的讓我覺得是草草收場,有一點像是稿中趕不及的氣氛,也或許是作者最後轉了打算,不然仔細描寫認真的警察結果以丟臉做收,最後又沒能挽回,實在是不夠痛快。

  只是我是真的還蠻喜歡看內田康夫寫這樣題材的作品,相關的描述或是過程所呈現的風情都很吸引人,假如最後是能明確的將犯人繩之以法的話,即使多少有些老套,我還是比較能接受,雖然有嫌疑的人這麼少,可是關於手法等等我的確有被誤導。實際上揭曉時自然是覺得沒什麼,可是過程真的很好,就是結尾太糟而讓人覺得可惜。
推理小說 | 留言:0 | 引用:0 |
<<「打包去火星」讀後感 | 主頁 | 10月期連續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