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相棒」PRE SEASON第二集觀後感

  在看這一集之前就已經在Guide Book裡看到關於生瀨勝久所演的角色介紹,也知道算是很獲好評,所以一開始也很期待。只是看了以後,覺得雖然比第一集合理一點,但是整體上還是屬於很老舊的標準推理片形態,而我在最初看的時候,也是對某個地方有些疑問。以下有提及劇情。
  當然比起後來自然而然進入查案狀況的特命係來說,初期對於兩人能介入案件的狀況描寫得算是比較合理一點。比如說這一集是去支援盯毒販,然後在追捕的過程中一些陰錯陽差而讓右京成了屍體的第一發現者,所以也才有機會介入調查,而從這次開始登場的鑑識官米澤,也是因為右京和薰到過現場,所以來採鞋痕…這些基本的設定我還覺得不錯。
  只是案件的部份還是有一點老套的感覺,雖然它本身是老作品,推理片又多是那樣的,但是總覺得在拍攝上也太強調那些點,比如說後來被殺的女事務官(?)一開始去現場時換鞋或是淺倉去她家時開燈的那些部份就有夠明顯的,尤其是換鞋進現場的地方,等於是原先在進行的部份整個中斷下來描寫她的部份,所以有點太強調的感覺。雖然一開始有這樣的情報也不知會用在哪裡,但是如果能用前方是他們在講話,後面背景比較不那麼強的帶過,然後又讓右京注意到;又或者是比較流暢的銜接,我可能都會覺得好一點。因為在那麼初期的時候放那樣的東西,還是有些太明顯了。
  而我覺得最誇張的是,右京在查了資料說淺倉三年間在各地赴任之地都有賣春的女性被殺。不要算現今發生的五起殺人事件,那樣輕描淡寫的敘述,至少就是好幾個地方都有這樣的狀況,那問題來了,別的地方有這樣的事件,至少也會引起全國性的關注吧。日本雖然各地的警方算是各自為政,但是不像美國那麼大,也普通有全國性的新聞,不被注意到也很奇怪。而在東京的事件中發現所有被害女性都是賣春的女性當下,各地發生的事情也可能會被拿出來說才是。而且因為之前的事件,在東京的部份刻意去和開膛手傑克相連結也變成沒有太大的意義。所以我會覺得若是製造某個契機讓他在東京才開始殺人就可以了,那樣對他的心理描寫可能也比較有幫助。
  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加上那段話。雖然有一點是為了讓薰因此動搖,但是如果仔細思考下去,就是各地的案子通通都沒有破。如果案子是他在辦的,好像他也沒本事一直昇到東京掌管大案的調查,如果案子都不是他在辦的,那麼多起事件都沒有碰到一個能查出線索的人…。
  最後右京說「不用擔心,你已經不能再殺人了」,好像也是要塑造一種淺倉心裡希望有人能阻止他的暴走的感覺,可是殺掉自己的情人和想要殺典子,為自己脫罪的感覺比較強。雖然有著薰和美和子所描述的側面,但是還是有些地方讓人覺得怪怪的。可能還是編劇想要塞太多東西在同一個人的身上,讓我覺得平衡不好吧。
  生瀨的怪演很有效果,這可能也是後來淺倉還又有了登場機會、也算是相棒中一些有連續性的事件的一個開端,但是我自己覺得人物本身破綻很多,所以其實看了也不太能體會製作側喜歡淺倉這個角色而用有些離譜的方式讓他再登場的理由。的確這個角色在前期也算是背負特別多的,可是我覺得在犯人深層心理的部份,並沒有做太大的描述。因為母親賣春而憎惡賣春女的設定,也有點像對當年的開膛手傑克做的一個猜測。比較有意思的部份就是因為現代有別的管道賣春,所以這樣表面上沒有關連的事件變成懸案這個部份吧。
  或許一切只是我跟輿水泰弘不合吧!其實他的一些作品是很古典的推理劇形式(包括頭重腳輕的部份也是),主要角色的鋪陳也算蠻有意思,後來固定化雖然讓人安心,但是前面基礎的描寫的確還是頗有功勞。美和子實際上也是初期比較有發揮功用(當然把重心放在美和子和別人談感情的人也是他就是了),只是他寫的部份真的太照一般推理片的邏輯了,沒有一個讓我意外的點,而且很多部份他似乎以情緒描寫為優先,而將事件本身合理化的部份放在比較後面,這對我來說總是比較不對胃口吧。 
相棒 | 留言:0 | 引用:0 |
<<DS的推理遊戲 | 主頁 | 紅白出場歌手發表>>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