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越境─後記

  最開始把七月的旅程定名為「越境」時,完全不是考慮「越過國境」這件事。我腦海裡最先出現的,還是自己在不同時空間跳躍,然後從東到西、又從西到東的事。所以我所越的「境」,倒不是國境,而是各種界限,連在神宮球場坐在客場側而非主場側,在我心中都是越境。
  當然在寫文章的時候為自己的旅程訂個標題也是自己決定的,說起來沒有那麼強烈的意義,可是思考著最能代表主題的文字來做標題,也算是某種儀式吧。
  七月下旬、時約一週的旅程,最後我花了兩個月才全部敘述完畢。如果不是之前的一日一篇,大概不會那麼快就能結束,畢竟我之前也拖非常久。可是也因為我知道沒法在一日一篇的時間中完成最後的「男的世界,女的世界」,也是一日一篇不能繼續下去的理由之一,畢竟一路描述一個旅程沒有一個完結,也會像是有什麼梗在心頭。
  我雖然習慣了自己這樣特殊的旅遊形態,但是也還是有種沒有在旅遊的感覺。填寫入境表格勾選「觀光」的時候,我也總是會有一瞬猶豫。去「觀光」那些人到底算不算觀光旅遊,我自己也不明白。只是  我在國立能樂堂外望著天空、在前往大槻能樂堂的路途感受陽光的熱、望見手塚治蟲紀念館頂上白燦燦的雲、在神宮球場感受迎面而來的風、落在頭上的雨;在能樂堂中望著不變的人間風景、腳踏著地體會著過往歲月的流逝、窺著歌舞的風情、然後是球場上一個個的動作姿態…或許我會一直追逐相同的東西,即使有時候也會為了所放棄的部份而心有不甘,但是當我的心為了這些事情而動,大概也就沒不追逐下去的理由。
  倘若有段時間讓我悠閒什麼事都不做的度過而沒有任何計劃,結果上我也還是有可能在時間中塞上觀劇或是看球的行程。倒也不真的是因為不去「做什麼」就會覺得沒玩到,過去我也常隨心所欲的參觀了一些展覽,有些也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是追逐著那一生僅有的一次機會,卻變成自己已經無法捨棄的部份了。如果那個瞬間我在那裡而且能夠選擇,我大概還是會往想看的公演飛奔而去吧!尤其是我體感著歲月的流逝,更會渴盼著交會的瞬間。
  在這趟旅程結束許久之後,我在報章看到「THE SCARLET PIMPERNEL」的主角安蘭けい宣佈明年退團的消息,理由是演完「THE SCARLET PIMPERNEL」已覺滿足。雖然那也是必然,我也沒有非常強烈的感覺。可是即使是那樣不經意的舞台觀劇,結果上也都還是有可能會是特別的公演。即使沒有什麼外加的特別意義,那個一瞬瞬也是無法再現的。物換星移,即使是自然風景也絕非毫無變化,所以也只有全力的面對眼前的事物吧。

  這次旅程的心得感想我本來想以不同方式來書寫,完全以靈感到來的順序來寫,結果跟之前一樣還是會變成拖上老半天。所以究竟我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以更精準的方式來呈現心情,也是一直在摸索的途中吧。


以下是越境系列全文連結

越境─前言
越境─7/24「野村狂言座」觀後感
越境─7/25「暑期親子狂言會」觀後感
越境─7/26大阪「茂山納涼狂言祭」午場觀後感
越境─7/26大阪「茂山納涼狂言祭」晚場觀後感
越境─重回難波宮
越境─7/27大阪「茂山納涼狂言祭」觀後感
越境─轉車
越境─手塚治蟲紀念館
越境─7/28寶塚「THE SCARLET PIMPERNEL」觀劇記
越境─7/29神宮球場阪神養樂多戰
越境(番外)─男的世界,女的世界

旅遊 | 留言:0 | 引用:0 |
<<紅白出場歌手發表 | 主頁 | 越境(番外)─男的世界,女的世界>>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