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邪馬台之夢

  畢竟我不是日本人,所以我並不是真的覺得邪馬台國之謎有那麼重要,以時期來說,那的確是日本從彌生時代跨入大和王朝的一個轉變的空白地帶,所以在歷史上有它的意義,只是畢竟是已經發生的事,那個國度究竟在哪邊,好像不是那麼非要知道不可的事。只是我的確也一直為這個謎團所吸引。會有這樣的想法終究是因為這些年接觸到相關的事情,再加上引起論爭的起點是自己普通能看懂的文字,所以也忍不住想要自己評估和判斷,而且對於歷史上未明的部份可以這樣變成大的爭論,其實是蠻吸引我的。只是我雖然有自己讀過三國志中關於邪馬台國的那一段話(連整篇都沒有讀完),並沒有真的去研究這個題材,所以還是屬於湊熱鬧的階段就是了。

  這次有機會看到日本衛星台的節目「BS歷史館」講述邪馬台國之謎,也還是激起我的興趣,所以有特別留意收看,雖然跟我想像的狀況全然不同(總是會想像兩派人馬大戰的情形),可是也得到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知識,只是同時也知道實證的困難,也是有些心情複雜。

  這個節目我以前也看過幾回(視題材而定),主要就是主持人和三位學者一起談某一個主題,這次請到的是對彌生時代擅長的考古學家和研究三國志的學者,還有一位我之前看過幾次的擅長戰國與江戶時代的學者,只是他從小就是古代史的迷所以也來參加,我也是這一次看最開始的介紹才知道他就是「武士的家計簿」的作者。從節目的介紹中我也才搞清楚這個爭論的發展過程。內容自然是很概略,只是我不曉得事情是三百年前有位學者無視於其他敘述,只以地名來找地方,當時他找到的便是近畿的大和(やまと)與九州的山門(やまと),也就是說這兩個爭論不休的地點都是同一個人提出來的。

  不過這個節目中最讓我感受到新鮮的論點是來自研究三國志的學者所提出對於邪馬台國位置的解釋。他提出另外一個被冊封為王且被賜金印的國家(大月國)是在蜀的後方,有牽制蜀的行動的功能,所以他認為邪馬台國會跑到那麼南,很可能就是因為魏國是期望邪馬台國有牽制吳國的可能性,所以覺得應該要長在那裡。其實比起說史書中不小心寫錯一個字(說奈良的人就說是東寫成南,九州說就認定是日數誤植),我覺得那個根本概念上認定邪馬台國該在那邊的想法還蠻有說服力的。這位學者似乎是有本著作在講這個事情,也許有機會再找來看看。他認為黥面紋身也是基於這樣的強迫觀念(只是考古學者有提及彌生時代是有黥面的)。

  另外一個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節目的對談中提及人死後金印是會還回去的,只是有可能會留下複製品,所以挖掘出來的可能性並不是零。只是知道的時候還覺得有一點失望。因為本來我以為只要考慮金印究竟有沒有當做陪葬品這種可能性,如果金印必須送還,問題就會變成增加「會不會做複製品」與「若是做複製品會做幾個」的變數,不確定性就更高了。也難怪在節目中登場的考古學家和影片中介紹的其他考古學家都認為不會有那種挖一樣東西就能決定哪邊是邪馬台國的事發生,還是得靠各種證據的推疊。或許也是這樣,最後三位學者中沒有將意見講明的也是考古學家,只是他說九州是經濟中心而奈良是政治中心的意涵上,應該也是比較偏近畿說,畢竟都城跟商業都市的意思有很大的不同。只是從他所說的內容聽起來,他是認為在三世紀之前的中心是在對大陸為玄關口的九州,而大和時期主要是三世紀之後,所以那本身是個重疊的時期(或許他更重視的是整個時代的變化而非當下那個王國的都城在哪裡吧)。

  因為我自己比較支持近畿說,所以看這件事也很難很公正客觀,只是近畿說是我初步接觸之後直觀覺得比較合理的,倒跟我對於地域的喜好無關,而且從以前到現在的印象,我會覺得九州好像對於此事比較容易發揮自身的鄉土愛。對我來說也許只是單純的「大和」與「女王之所都」等簡單的理由。我當然理解這需要反覆的調查和辯證,可是也會覺得照理說不會是那麼難找的地方才是。如果真能更詳測箸墓古墳的話可能還是會有一些發現,只是畢竟箸墓古墳外圍也開過路、有過茶室,裡面東西都留下來的可能性實在不高,可是畢竟有些對盜墓賊來說是無用的東西還是有考古價值,若非宮內廳擋在那邊,還是有可能有更確定的證據出現吧。

  只是謎若一直是謎的確也不壞,就像節目中考古學者說就是那種再一步好像就要解開的謎所以才吸引人吧。邪馬台國的問題或許就是因為人人都覺得可能可以解(連我都覺得說不定我們現今使用的各種方言中有保留過去的音,能夠知道一些日本人不易知道的事)所以才有魅力吧。
歷史、考古、科學 | 留言:0 | 引用:0 |
<<「コドモ警察」第四集觀後感 | 主頁 | 「タイムスクープハンター」第四季第十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