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日食

  台灣也有部份地區可以看到的日食在5月21日當天早上結束了。因為在台北能見到日環食的時間約只有一分鐘,天氣也不甚理想,我自己也是因為這樣沒有試著去看一眼。要看網路直播是連不上,轉新聞台則也不太有看到相關的報導。雖然我之前多少也看了一些中文的關連情報,但是跟日本媒體從去年開始有報導的狀況還是差很多。本來因為台灣本島能看到日環食的地區就不是很多,又受到天氣的左右,跟日本這次是頗大範圍的地區都能看到(還有這個時期的天候狀況)的確有條件上的不同。以我自己的感覺來看還是會覺得他們有一些太過炒作,只是從日食前到日食後看相關報導與節目(主要是NHK),還是會覺得有些羡慕他們試圖去喚起更多人興趣的各種努力。本來台灣跟日本的人口就差很多,有些發展上的力道不同也是可以理解,但是我也忍不住覺得從對待這樣一個事件的態度,還是可以看出一些環境上根本的差異。

  因為我小時候也在學校的教導下看過日偏食,所以倒也不會覺得在教育體系下台灣什麼都沒做,這次本來台灣灣本島能見到日環食的地區有限,時間早(所以太陽的仰角也比較低)且短,再加上天候不佳,還有緊鄰日食的一些政治事件,相對沒有引起那麼大的話題性或是關注自然也是可以理解的。以情報來說應該也是知道的人就知道,媒體沒有大規模長時間的報導倒也不是錯誤(我自己也沒有長時間觀看電視節目,所以其實也不知道報導狀況如何),只是某方面來說,這當中的差距有一部份也還是顯現在整體對科學的重視度上吧。

  其實在看那些報導和節目之前,我雖然對日食有興趣,但是終究是漠然的以為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探究的事了。反正一連可以觀測的時間和地點都能那麼精確的公佈了,也根本沒有去想當中的機制或是可以做的事,所以當看到新聞和節目中介紹日本有人利用這個機會要了解日食分界的準確性,讓普通的觀測同時也成為一個大規模的實驗時,覺得頗為羡慕而且想要參與其中。

  原來關於日環食和日偏食的界限,因為對月球大小的估計不同而有不同的界線。在日本除了使用的月球大小的平均值而有NASA與日本天文台所公佈的兩條不同界線外,還有利用一條以日本的對月觀測衛星「かぐや」觀察的詳細月表的情報而計算出的「相馬.早水線」。因為三條線皆通過明石市,而且差了數公里之遙,若照NASA版本的是市中心有一半以上的地方看得到日環食,「相馬早水線」的話就只剩市區較南方的地域,所以當地天文科學館就邀請市民參與大規模的實驗。這樣說自然是有一些誇張,其實就是請大家協助將觀測地點和日食狀況回報給明石市的天文科學館(包括各學校的觀測點在內),來檢驗究竟哪一條線比較正確,以畫出正確的地圖。實際上明確的地圖做成還要一些時間,只是我對於那種讓一般民眾也一同來進行一個實驗的狀況很中意,而且看到他們找出一個除了觀測日食以為還能附加上的意義,也覺得頗吸引人的。因為單純湊熱鬧看日食,跟實際上是「實驗」的一部份,感覺還蠻不一樣的。

  除了明石市之外,也有京都的教授利用三條線幾乎與京都北部賀茂川垂直的特性,利用在河川邊人員的配置想要測出明確的界線,只是這跟觀測者自身對所觀察到的狀況如何判斷也有些關係,所以並沒有明確的結果。這一點我倒也覺得蠻有意思的,如果不做實驗,其實不會想到會有觀測者觀測上的問題吧。

  除了跟界線有關的實驗之外,他們還結合職業與業餘的天文學家在各地界線的附近觀測與攝影,想利用日環食的ベイリー・ビーズ(Baily's beads)的現象意圖算出正確的太陽大小,主要帶頭的人物就是算出另一條界線的相馬與早水。在日食之際,因為月面的凹凸會有一小段時間讓太陽邊緣看起來像一顆顆珠子,因為他們有了月球觀測衛星かぐや的觀測資料,加上觀測時正確的時間,就能算出更精確的太陽大小。因為目前所使用的太陽半徑是一百多年前所定的(是多次觀測值的平均),誤差值是正負五百公里,透過現有的資料跟觀察,想要獲得更精確的值。雖然看到剛計算出來的暫定值會覺得「啊,一百多年前就開始使用的值還挺準的嘛」,可是還是覺得他們那樣找機會探究什麼的心態很好。

  在日食之前,我也看到報導中介紹前一次東京看到日環食是江戶時期(十九世紀前半),那次日食之前使用中國傳來的方法和使用新傳到日本的西方預測法對日食時間的預測有所不同,觀測結果是西方的方法更正確,所以之後西方的方法廣為所用…。又或者是節目中也介紹平氏與源氏在水島之戰時,因為平氏知道日食會發生所以不為所動,源氏因為不知日食所以碰上時大為混亂,讓平氏大勝。本來我就喜歡尋找這些歷史的事情並加以介紹的內容,所以看到時也覺得頗有趣味,而看到他們從中強調「知」的意味,還是有點羡慕,畢竟對於台灣一般的新聞媒體,實在不能期待這些東西。

  我並不覺得日本的媒體就一定正確,畢竟有些東西他們會比較忌避,只是我也深深覺得求知欲也是需要被喚起的。即使絕大部份的人只是湊熱鬧、能參與「實驗」的人也僅是一部份,只是透過媒體對於這樣天文現象以及相關人士各種嘗試的報導和節目介紹,或許也能在未來的世代心中埋下某些種子,又或者是給現在的世代們帶來一些刺激或是新的想法。想到幾年前台灣的媒體還大剌剌的把台灣沒看到的日全食和台灣的自然災害結合在一起,更是覺得受不了。在這方面我終究還是比較羡慕日本有NHK那樣的報導方式吧。
歷史、考古、科學 | 留言:0 | 引用:0 |
<<生日 | 主頁 | 「コドモ警察」第二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