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鐵齒的下場

  很久以前我就發現,到達我自己喜歡超過某一等級的藝人或團體,只有一見鍾情的和後來才喜歡的兩種(廢話)。只是後來喜歡的那一種都有一個特色,就是在喜歡之前都有過不覺得有可能會喜歡的時期。雖然我最近也發現自己基本是毒舌派的(以搞笑二人組來說應該就是吐槽的那個),但是並不是對人放話太多才有這樣的結果。
  之前雖然陸續有提過,但是一直想要整理一下到底一個人有如何不該亂說話。
  最早的例子是BEYOND。因為我知道達明一派早於BEYOND,而當時寶麗金在台灣出的「永遠的朋友」合輯中有收錄達明一派和BEYOND的國語歌曲,因此我對達明一派出國語專輯有些期待(以後來的狀況看來可能實際上有進行過一陣子吧),只是後來來台灣出專輯的是BEYOND而非達明一派。當時我不知道達明一派已經進入所謂的半拆夥時期,所以當初我心裡有一些不太愉快,「為什麼不是達明」。雖然沒有因此對BEYOND有強烈的反感,對他們的歌也覺得有些可以接受,可是那時完全不覺得會喜歡上BEYOND。當時的我有買一些偶像雜誌的習慣(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台灣開始有比較多的偶像雜誌吧),大部份的狀況就是把自己有興趣的部份留下來、沒興趣的就看誰的資料要給某某某這樣。其實那陣子剩最多的就是BEYOND的關連資料,我還因為有著明確的說「對BEYOND沒興趣」,還到處去問同學誰要,才把那些資訊送掉。不過等到送掉沒有一兩個月,我就因為一曲「歲月無聲」完完全全的栽了。這算是我的現世報來得最早的一次。
  當然送出去的東西也不好討回來,而後來在那段時間之後我也不太再有買相關雜誌。近幾年有機會買日本的電視情報雜誌,也因為記取多年前的教訓,即使是真的沒興趣的戲劇或人物的訪談或是戲劇介紹,我大部份都會留下來沒有丟掉。只是目前倒也沒有什麼起死回生的經歷就是了。

  第二個例子是伍佰(雖然最近像是倦怠期,跟之前他們演唱會減場在那裡東拉西扯一些不合理的辯詞也有關。有機會聽新專輯時再說。)本來最初我知道這個人物是「少年吔,安啦」的概念原聲帶。可是當時我喜歡的是林強(和侯孝賢)唱的「無聲的所在」,對其他東西沒有那麼接受。當時家人向我推薦吳俊霖的作品,我還沒有興趣,直接說我對「無聲的所在」以外的作品沒興趣,所以那張專輯裡別首歌和吳俊霖的個人專輯我都沒興趣聽而拒絕。
  感情產生變化應該是他的「浪人情歌」發行之前,第四台曾經有播出他在那之前在PUB的演唱會,他在演唱會宣佈走向大眾,但是不是妥協,而是要去影響更多人…。對我來說那是陷落的最大關鍵,不過我對於伍佰版的「秋風夜雨」著迷,可能也是那前後的事。結果後來自己還在魔岩唱片再版幾張舊作前,花了好大的工夫(那時網路根本還不盛),到哪裡看唱片行必逛,才買到了他的第一張專輯「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
  
  第三個例子是藤井郁彌。因為他的TRUE LOVE很有名,所以蠻早就知道他的。只是第一次買他的單曲是當年「現代灰姑娘」的主題曲「DO NOT」。當時也是因為很迷「雙胞胎」之後對相關演員有些關注,只是「現代灰姑娘」我實在看不太下去,也一直覺得內野聖陽的手勢不漂亮。但是當下覺得主題曲很好聽,所以去常逛的唱片行看到時就買下來。當時「雙胞胎」迷們還有聚會的時候,就曾在店中放出這首歌,我在表示我有買之後,還說出「我只是喜歡這首歌,但是對藤井郁彌或其他歌沒興趣」的話。那段時間也真的沒興趣,所以當年台灣新力大打藤井郁彌的專輯時我沒有動心,電視台播好幾次「愛與情欲」我也看都沒看(台灣也應該還播過他和松雪泰子的那部戲我也沒看)。結果一直到2000年的5,6月間因為POP JAM中播出的「INSIDE」和「ANOTHER ORION」,我愈聽愈中意。後來就變成現在這樣了。剛好當時去日本的當天就是藤井郁彌新專輯的發行日(行程很早以前就訂了,算是巧合。而那次我也剛剛好買到ゆず的限定作品「ゆずマンの夏」),所以對我來說「IN AND OUT」那張專輯感覺上也比較特別。

  其實在藤井郁彌之後,我並不覺得這種狀況會再發生。因為回顧過去,特別表示過「沒興趣」的,好像沒有別人。即使對一些歌曲有興趣,我也沒有對其他人湧起「除了這個以外沒興趣」的感覺。加上以前我也提過在藤井郁彌之後,至少在歌手方面我的確沒有再碰上感情有到那個程度的歌手或團體,所以覺得現世報已經結束了。但是呢,結果還有一個不是歌手的人在更早的時候就已經登場了…。

  我非常喜歡晨間連續劇「雙胞胎」,因為在播放途中一直偏心森山與香子,所以很討厭後來登場的少年棋士羽柴。而且又因為他模仿羽生善治的感覺讓我更反感(那是劇本最初的設定,我也是很最近才知道)。在那個戲中我對於很多人的心情都能理解,連被比較多人討厭的麗子我到後來也愈來愈同情;更別說在當時看到雨宮那段完全偏向雨宮希望他能成功…。但是對羽柴那個角色的出現始終覺得沒有辦法有抱持什麼感情,覺得很討厭。後來也只是把茂山宗彥當做是有演雙胞胎的演員之一來關注(其實我當時也有一種對於大家不中意的人會比較關注或是查詢資料提供出來的狀況)。更後來看他的戲也是因為同部戲也還有別的雙胞胎演員,如果只有他登場的話我應該不會看。最開始有一點點印象改變就是在「終のすみか」時,覺得他和弟弟的戲份差太多而開始比較偏向宗彥。幾年後開始看狂言(最主要都是以千作さん出場的場次為主,我對千作さん是一見鍾情派的)時只是覺得好幾次都有宗彥很巧。等到真正發現原來自己很喜歡這個人是兩年前在京都伊勢丹的畫廊外面拿到有宗彥訪問的能樂情報誌,邊看邊傻笑的時候,隔一兩日視線自動排除茂山家其他人而請宗彥幫我撕戲票時,更得到證實。而一年前的「淚的壽限無」之後我為宗彥他的渾身傾注所動,所以對他也有各種不同的心情。對他的感覺的變遷時間很長,但是也算是一個個堆疊下來。只是前面的例子最多也才經過一兩年報應就來了,這個例子特別久所以重症狀況也最複雜~

  或許也是因為後悔當時話說得太滿,所以印象特別深刻吧。但是即使是後來喜歡而非一見鍾情的,也幾乎都是在某個決定的瞬間全部栽進去的感覺,所以跟一見鍾情一樣,在那瞬間之後行動力還蠻高的。這一點某方面來說也蠻有趣的。也就是不管什麼方式,在我心中達到一定位置的藝人或團體,一定要能夠達到趨動瞬間行動力的狀況吧!在我過去的歷史裡面還有沒有類似的漏網之魚,我其實也不知道呢。
愛恨情仇 | 留言:0 | 引用:0 |
<<數字遊戲─Oricon CD榜 | 主頁 | 趕稿的日子>>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