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過去

   我早已不看台灣的電視與報紙報導、球賽的事我也不甚關注、再加上與中華職棒有關的眾人輪流放話的時候我人在異地,所以即使是看著網路上吵翻天,我心中也有一種遠觀的感覺。只是,說什麼存亡問題的事,終究還是翻攪著我多年前的記憶。我沒有打算做什麼分析、也沒本事做什麼評斷,只是在這樣的喧擾之時,我還是會想起某個未癒的傷口。
   關於自己十幾年前看球的過去,在我去年去甲子園球場看阪神的比賽所寫過的記憶的風景有過詳述,再寫大概也是差不多。只是概略的看著最近事情的發展,心中還是湧起很多情緒。也許最強烈的是空虛感吧。
   離我上一次進場去看中華職棒已時隔十幾年,這當中的年月中我的心情也經過很多很多的轉換與變化。只是除卻工作或是球場遠近的問題,當年球員放水簽賭的問題對我來說還是一個最重要的癥結。我喜歡看舞台劇,但是可不代表會想看任何一個人在球場上打球時發揮演技。雖然職業比賽有作秀的成份,可是我是連那種明明沒被球打到卻演自己被打到的狀況都會覺得討厭、若選手不專心或太快放棄也會覺得難看的人,要怎樣接受那當中有人是抱著別的念頭在打球呢?而且,一旦有了這樣的懷疑,即使是球員真的不小心失誤或是陷入低潮,都讓人沒有辦法平然以對了。
   如果當年的事情完全終結,涉案的主謀也沒有跑到國外去逍遙(而且還在異地向這些涉案球員招手、提供退路)、那些相關的人都受到嚴格的處罰、而且有確實的警示作用的話,也許時隔幾年自己也有釋懷的一天。只是當時的事終結得不明不白,是否當下真的所有有問題的人都清掉了,也始終眾說紛紜。而在那之後仍層出不窮的球員打假球的事件,也說明了最初事情處理時根本沒有足夠的嚇阻作用。
   這類的事情所謂的「真相」究竟為何,的確沒有人能說分明。司法制度或是檢調單位的運作還有球團的經營方式等等的,的確也都有需要改進的空間。但是,我會覺得檢討球員本身也是必要的。以去年發生的事件來說,在網路上表示失望的球迷有之,但是也有很多人仍不願相信,說那些球員「不是這樣的人」、說是被誣賴、說是被威脅…等等的,檢討球員的聲音反而不多。的確感到不可置信是人情之常,但是當我十多年前看到那樣各種不同形象的球員都淌了那場渾水時,我也已經不會覺得怎樣的人應該不會了。而我也會覺得在這樣的狀況下都還是有球迷自動替球員找出各種藉口、甚至歸咎於薪水太低或是有人認定薪水高就能解決問題,還是有些荒謬。
   所有的放水案我都不知道真相,但是以旁觀的角度看,我總會覺得過去這樣的事情一再反覆,涉案球員的下場不夠淒慘,也是原因之一。別提當年的大魔頭在外逍遙,前一兩年當年的其中一位公開露面,也還是吸引了媒體的關注。我看到他並非全無動搖,但是即使是過了些歲月,犯了職業球員絕不能犯的錯的人出來曝光,還能大大方方的陳述自己的意見,不管怎樣,跟淒慘兩字實在是相去甚遠。
   讓球員受嚴厲的懲罰並不是解決放水案唯一的方法,但是這些年來的狀況,不提司法的部份,好像也感受不到做了這個事的球員有很可怕的後果。職棒碰上這樣的事讓我感覺好像一直是風雨飄搖,但是問起那些球員怎樣,還給我他們都還好好過日子的印象。司法的迅速嚴判是很重要的,只是即使是十多年前那樣嚴重的事件,也一直都還有怪罪黑道與司法而不球員的罪的人。也許這跟整個社會對公眾人物過份寬容也不無關係吧。過去台灣一些藝人吸毒或是無照駕駛等等的,也是三兩天就沒事的出現在螢光幕前。成為有名人之後,不但沒有受到更嚴格的道德約束,反而還更容易得到些方便。這種對出名的人的寬容與溫情,或許也是禍根之一吧。
  現在看著「熱情的球迷」,總有些複雜的感覺。是因為自己已沒有那種熱情了嗎?倒也不全然是如此。有一部份還是因為在感受到熱情之前,也看到一些盲信的部份吧。任誰都會有那樣的部份,我也絕非全然的理性。只是看過十多年前的事件(包括轉播權糾紛、跳槽紛和放水案爆發),我已經很難一廂情願。不論是覺得哪一個人就會是救世主、或是以為建個巨蛋就能改變一切、又或是把那個主播說的話當聖旨、或是像現在經營者說出經營困難…都讓我覺得有些空虛。當年某主播鼓舞球迷奮起,講的也是救職棒那套,結果卻被無心戀棧的老闆順手解散球隊,結果職棒存在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又多了些球迷離開球場…。
   現在因為職棒經營者跳出來打解散牌好像有些效果,可是我心裡的空虛感並沒有消除。本來所謂的職業運動,就跟一般的商業活動沒什麼兩樣。沒有確實去改善問題的癥結,而是打危機牌,究竟能持續多久?
   放水案的問題沒有完全解決之外,中華職棒整體的水準也是有些問題。本來跟美國的大聯盟相比,整體的水準就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會覺得最看不慣的,還是整體節奏和有一些球員並不是很積極的感覺。職業運動是一種娛樂,雖然因為比數的差距什麼的看得很悶是在所難免,但是許多戰情緊迫的比賽的進行看起來都很悶又是什麼緣故呢?在吸引觀眾進場之前,還有很多是可以做好的吧!
   今天有一家頻出問題的老店,在沒有辦法證明不再用什麼違法材料、味道也不安定的時候,放出可能倒店的消息,希望老顧客回籠,究竟能撐多久呢?即使使出再多的花招和宣傳戰略,產品本身沒有改進、沒有讓人有足夠的信心的話,又能持續多久?根本的問題不解決的話,我總覺得短時的榮景是沒有意義的。
   在我心中,依然對台灣的職棒有許多想望。可以的話,也希望有一天能沒有任何芥蒂的進場看球。不一定要執著於某一隊,只要像多年前的往常一樣,能讓那樣的光景成為日常的話就好了。只是這些年,始終解不開心裡的那個結,台灣的球場也始終離我很遠。
   我的確不希望中華職棒劃下終止符,畢竟這麼多年的感情沒法完全捨棄,打棒球能成為一條路對喜歡打球的孩子們來說也是好事。但是如果因為種種問題無法解決、市場難以接受的話,真的做很大的變化或是有隊伍就此消失,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去年我在甲子園時所感受到那理所當然的歲月堆疊,可以的話也是會希望中華職棒也慢慢累積許多東西。但是如果那堆積的東西中有太多不純物,究竟有沒有意義,我的心中也難有答案。
台灣棒球 | 留言:0 | 引用:0 |
<<「あんどーなつ」第一集觀後感 | 主頁 | 日本2008上半期下載認定榜>>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