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越境(番外)─男的世界,女的世界

  也許是旅程途中有跟友人談到相關的話題,七月的這次多場狂言與首度寶塚觀劇的行程之後,盤據在腦中的,就是狂言與寶塚這兩個用單一性別演員所構成的舞台的。不過,除了還有一點運用「型」的共通性之外,關於純男性或純女性演員的演出上,兩者其實是走兩個極端的。所以倒不是羅列和比較,而比較像是當看了這個,同時會注意到另一個「原來是這樣的感覺」。雖然算是冷門題材,不過我自己倒是覺得蠻有趣的。
繼續閲讀
舞台延伸思考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