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藝與名

  看到茂山正邦要接下茂山家的當主,襲名十四世千五郎,而父親十三世千五郎要襲父親的隱居名五世千作。雖然這樣的必然我早就知道,但對於自己熟悉的人的名字面臨到遞移的時刻,還是覺得有些未能理清的情緒。
繼續閲讀
傳藝與舞台劇演員 | 留言:0 | 引用:0 |

「伝統芸能の若き獅子たち─茂山宗彥」觀後感

  很久以前就知道茂山宗彥的友人導播自主的拍攝茂山宗彥挑戰「花子」的記錄片,甚至知道是因為在那之前的自行車遊捷克的節目受到青睞所以才得以在NHK見天日。能看到這個節目當然是高興,可是在那之前也看到了一些導播的心態什麼的,難免也會覺得他很難用比較冷靜客觀的觀點來描述事情。本來拍攝記錄片如果沒有某些愛情的確也很難下去,但是若是有些事情不能抑制的話有時候也會有比較不好的影響。實際上看了節目,也覺得多少有誇張化的部份,只是看到舞台後的一些側面,尤其是關於千作さん的部份,還是挺讓我覺得感動的,果然那個人是誰都敵不過的啊。
繼續閲讀
傳藝與舞台劇演員 | 留言:0 | 引用:0 |

前夜(想)

  三年前的10月20日,我在離開京都伊勢丹的小型美術館「驛」之後,看到架子上放著當期的「KENSYO」,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讀完了茂山宗彥的訪問。首次觸及他的苦惱的我,也從那一刻開始了對他「花子」的等待。
  最開始我並不知道這個等待是要多久,甚至也不知道他心中的一些曲折,只是因為單純喜歡這個人,又從多年前就知道他,所以想要參與他一個重要歷程的公演,如此而已。只是動念雖在一瞬,後來又經過了許多堆疊,讓這樣的心情變成切切的想望。
繼續閲讀
傳藝與舞台劇演員 | 留言:0 | 引用:0 |

狂言師.茂山宗彥

  想寫跟茂山宗彥有關的事,至少是在年底之前。從最初的因緣說起,又提了一部份「ちりとてちん」中小草若的事,所以在後來小草若的狀況又有些變化時,我也一路修正內容,結果也一直沒有寫到預期的收尾。在看完2/12播出的「攝影棚紀實」的隔日,我突然覺得自己因而獲得了重大的寶物。當然這一集節目本身是個寶物,但是究竟是怎樣的寶物,自己也說不上來,也許有些東西需要沈澱吧。而這篇寫寫停停的文字,也該是到了結尾的時候了。
繼續閲讀
傳藝與舞台劇演員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