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奧運羽球的放水球事件

  因為在奧運打放水球,國際羽球協會日前宣佈取消了中國、韓國、印尼四組雙打選手共八人的奧運比賽資格。本來比賽進行後就因為她們的比賽太離譜而上了新聞,等她們被宣佈都被取消資格後我才看了相關影像。看完之後不但不同情這幾個人,甚至還覺得處罰還輕了些。從一些報導中我也知道這種狀況是因為此次羽球改了賽制,選手們為了避免下一輪遇上強隊或是自家人而用這種方式「協調」,可是那種一心求敗的姿態還有罔顧現場觀眾的模樣,讓我看了還是生了些憤慨。
繼續閲讀
體育新聞 | 留言:0 | 引用:0 |

當悲願不再是悲願

  「悲願」在日文中有兩個意思,一個是和中文辭典記載的意思相同,是指佛教中菩薩懷著慈悲心所發的誓願;另一個意思是不管怎樣都矢志完成的悲壯心願。在報章常看到的,是後者的意思。
  我第一次對這個詞留下印象,是在大榮鷹拿下冠軍的時候。實際上究竟是哪一次看到這樣的名詞我也不記得,可是因為知道王貞治總教練在球員生涯退休之後,也曾遭遇被巨人隊解職、還有在南海鷹時代被球迷丟雞蛋之類的事,加上他因為非日本籍,多多少少還是有受跟日本人不同的待遇,所以想像著他多年的歲月終於走到那一刻,真的感受到那個「悲願」的深重而覺得感動。也許是因為最初接觸這個「悲願」就感覺到那辭彙背後的歲月堆疊,所以近期看到三五天一「悲願」,還是會覺得有些奇怪。
繼續閲讀
體育新聞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