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仲間由紀惠與田中哲司結婚

  轉眼間離仲間由紀惠與田中哲司結婚也已經超過一週,當日想寫的感想斷斷續續寫了幾天也還是沒有寫完,雖然已經失去了「新聞」的意義,但對於我來說,還是有一些看了仲間由紀惠多年而生的感慨。


  得知仲間由紀惠和田中哲司結婚的消息,雖然多少還是有些驚訝(畢竟幾年前就已傳出分手),但是長年看過仲間由紀惠一路走過來的歷程,對她的結婚還是欣喜的感覺比較大。唯一掛心的便是田中哲司的花心(不過外人也不知事情的真偽或是程度),不然最初兩人傳出戀愛消息時,我倒是挺樂觀其成的。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0 | 引用:0 |

暗闇

  我雖然對日本一些事務所的黑暗面有所關注,但是因為相關的情報很難得到證實,所以對於一些傳聞也多多少少有所保留。某方面來說或許自己也不是那麼相信真的會黑到那樣黑的地步,畢竟自己生活的單純世界很難想像那樣黑暗的世界。對於那個世界的黑暗面的理解最多大概也只有到陪睡(不管男女)還有毒品等的,有些事情我真的無法想像。只是這一次關於吉松育美訴諸媒體但是卻被主流媒體全然無視的狀況令我非常驚訝,也才第一次感覺到真正觸及過去沒有真正見到的演藝圈黑暗面的一角。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0 | 引用:0 |

ASKA藥物事件

  這幾個月來,我對於ASKA的藥物疑惑新聞一直有所關注,一開始是因為看到日本網路上猜測東京體育報的匿名人物是誰,過了不久週刊文春開始實名報導,而ASKA的事務所很軟弱的回應引起了我極大的懷疑。畢竟這樣的指控非常嚴重,就算警察沒有因此上門,這樣的報導卻只是「嚴重抗議」是非常奇怪的。而很奇怪的是在事情稍微冷卻下來、我以為從此會不了了之時,事務所和ASKA唐突的發表聲明說相關的記事是子虛烏有,而熟考之後決定不要提告而將精力放在音樂制作上…的說法老實說我也未能相信。
  在那個聲明發表之後沒有多久,週刊文春就刊載了ASKA本身解釋的訪問,說自己沒有使用毒品,而是懶於拿處方藥所以請人代為取得。在這樣的訪問面世之後事務所先是發聲明說ASKA的訪問跟事務所無關,而後宣佈讓ASKA暫時中止活動,理由是因為他一時衝動沒有通過事務所就跟文春的人談話,也指責文春稱說不會寫成報導(這一點自然是遭受文春的反駁)。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2 | 引用:0 |

看小林幸子的騷動

  這幾個月以來,我對小林幸子惹出的騷動頗為關注。倒不是因為我對小林幸子有什麼特別的感情,而是因為這個「影響到小林幸子演藝生命」的騷動和過去的狀況截然不同。過去不管是被事務所解雇也好,因為金錢或是其他原因和事務所對簿公堂也罷,比較概略的來說,大抵都是事務所靠力量排除藝人而讓藝人陷入事業危機。可是小林幸子的狀況是她解雇了她個人事務所的社長與專務,而且是鬧翻到難以和解的程度,可是幾乎同時,小林幸子也陷入了自身演藝事業的危機。
  我必須承認從事發至今,我對小林側有比較負面的看法,或許是因為我一直對於演藝人員的親人出面介入或是發言沒有什麼好印象,所以在最開始傳出小林幸子和社長與專務的不合起因是因為小林幸子的丈夫介入時,就已經沒有太正面的感覺。而以時間點來說,合作三十年以上的夥伴卻在小林幸子結婚後幾個月的年度結束時就被解雇,說是沒關連自然也是很難讓人相信,更有說法指出小林幸子在新婚旅行之後就要求社長離職 。糾紛當中自然有著前社長不願沈默的事實,可是小林幸子先是在事發後躲避媒體,自己說要出來說明時又突然說暫時不發表意見,之後一些對應上也有一些不合宜之處,總之就是完全曝露出她急欲切割掉的部份正是她真正需要的東西,看來也是諷刺。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0 | 引用:0 |

貓熊與傑尼斯

  6月4日傑尼斯事務所向仙台市長提出正式的文書,表示提供仙台的動物園五年間養育貓熊的花費(包括和中國租借貓熊、運送費用、展場、人員費用與飼料等等),協助仙台市向中國租借貓熊。表面上是為了受災的小朋友還有幫助當地的經濟,只是任誰也看出這拙劣的理由之下只是傑尼斯在進軍中國的盤算中,想要打好和中國的關係,所以無視於一些反彈聲浪,強行且急切的推動這一件事。跟十多年前阪神大地震時傑尼斯結合旗下藝人組成「J FRIENDS」(TOKIO,V6,KinKi Kids),以明確的時間(震災當時小學一年級的學生畢業)與明確的捐款對象(神戶市教育委員會)的活動截然不同,是一個以自家利益為優先的行動。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4 | 引用:0 |

名字

  這次松山ケンイチ來台宣傳電影「挪威的森林」時對於「松山健一」的表記有所疑問,說明自己的名字是「松山研一」。據日本的媒體報導,他前一次來台宣傳電影「L change the WorLd」時就已很在意,只是他以為沒有研這個字(也有一說是單純以為打錯字),直到這次忍不住才提出疑問。我因為過去並不太有真的關注他的情報,不知道他的本名是「松山研一」,一直以為「松山健一」就是正確的。所以我倒也非常意外電影公司在事前並沒有跟他確認名字怎麼寫,倒也是對這樣做事態度的輕忽覺得有些介懷。畢竟這是人名,沒有確認就寫錯是蠻嚴重的事。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2 | 引用:0 |

版圖

  前陣子有人跟我說,現在台灣的比較年輕的族群流行的都是韓國歌手而非日本歌手。我因為現在會聽的對象也很侷限,所以並不怎麼在意。只是最近韓國的男女團體進軍日本多多少少有些成績,再加上前幾天我轉台剛好看到一些韓國團體的演出,雖然不是我的喜好,只是單純看上去的確很順眼。那些韓國團體的事我不了解,歌曲也不是我的喜好,但是我的確感受到向來在流行文化上領導台灣的日本在這方面的影響力也有衰退的氣氛。

  一部份的原因跟費用可能有些關係,像是韓國的電器品牌的低價策略在很多國家攻城略地,日本的電器品牌是節節敗退;而戲劇作品或是音樂作品所需的代理或購買的費用,大概也是日本遠大於韓國。不同的事情細分也還有原因,比如說現在台灣買很多韓國的婆婆媽媽劇配上中文在播,內容的節奏和步調大概也頗符合台灣觀眾的需求,要價可能也不是非常高,相對效果可能還不壞,所以有非常多台都在播出韓劇。而關於男性團體或是女性團體,我相信是本來就有這樣的需求,只是現今的日本似乎都沒有提供到這一塊也是可能的理由。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4 | 引用:0 |

自由.不自由

  一直以來日本的事務或是演藝圈所給我的印象都是很嚴格的,如果跟事務所鬧翻,常常就是很慘,比如說九0年代加勢大周和事務所的官司,還弄了一個新加勢大周出來;十年前左右鈴木亞美和事務所打官司,當時的媒體推測她就此玩完,後來她雖然復出,可是早就過了她的黃金期;而最近以寫部落格紅起來的真鍋かをり對事務所提告,現在官司纏訟中仍正互揭瘡疤(我自己對真鍋利用部落格紅了之後就都沒在寫的態度不甚中意)。而過去也有一些因為跟事務所的合約問題受到一些限制,例如西島秀俊有好些年都只拍電影,一般盛傳這跟他和老東家的契約結束時的限制條款有關(只是沒有弄到對簿公堂所以沒有白紙黑字的東西可以確認),只是這幾年的傾向,似乎對於一些言行舉止比較難駕馭的藝人也比過往寬容很多,只是這些自我主張比較強烈的藝人依然是與事務所有糾紛的一大源頭。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10 | 引用:0 |

赤西退出KAT-TUN

  說真的,看到傑尼斯的社長喜多川終於鬆口說赤西會離開KAT-TUN,我並不覺得意外。這件事或是說從一開始宣佈什麼赤西獨自進行美國巡演的時候,似乎也有不少KAT-TUN的歌迷就已有相近的感覺。當時我雖然只是噗一噗沒有寫長文,但是那時我就感覺這好像是第一次跟很多fans能夠意見一致,覺得是他自己想跑。平常啦,若是我說覺得他是自己想跑,可能會看到很多fans認為沒有這回事、真的不能兩立之類的。當然這種fans也一定存在,可是大概因為兩天的公演再加上些未確定的行程竟然要佔掉五個月的時間而在那邊不能兩立,再加上已經不是第一次,或者也有節目中的態度問題之類的,看來也有不少人沒那麼意外。雖然事情成真還是會有些fans會傷心而覺得太突然而不能接受,我還覺得這個了斷稍微來得太晚了一點。基本上幾乎都是批評,不喜莫入。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0 | 引用:0 |

引退了的青春

  這兩天無意間看到日本的網路有人提到寶生舞引退的消息,因為沒有任何消息出來,所以最初是半信半疑,後來連上她的網站,也看到了她於2010年5月31日退出演藝圈的聲明。雖然這兩天演藝圈有一些騷動,到了6月2日是連日本首相辭職的大新聞都出現了。只是對於一個還算有些名氣的女演員的決定卻沒有正式的報導,心裡特別覺得淒涼,或許也還有一些心痛的感覺吧。我對她的印象來自「庶務二課」之前的「未滿都市」或是「銀狼」,現在眼前好像還可以浮現那個長直髮少女的模樣,所以繼櫻井幸子引退之後,覺得青春的回憶好像又再遠離了自己一些。

繼續閲讀
藝人、偶像、事務所 | 留言:2 | 引用:0 |
| 主頁 |下一頁>>